澳媒:羽联铁公鸡一毛不拔,2.6亿存款没拿出一分钱帮助选手

北京时间10月12日, 澳大利亚媒体《内部运动》体育杂志发表评论文章,批评世界羽联今年在应对疫情方面自私自利,账面上躺着2.6亿人民币存款,却没有拿出一分钱帮助无收入的运动员,当其他运动协会通过高管和职员们自动降薪停薪、给予赞助商折扣等方式降低运营成本时,羽联的高管们仍然拿着全额工资。

在3月全英赛之后,受疫情影响全球国际比赛暂停。世界羽联早在5月份就公布了今年剩下的赛程安排,结果比赛不停的被取消、推迟,如今全年只剩下丹麦公开赛一站比赛正常举行。

一、为何世界羽联想重启国际比赛如此之难?

最初争论的焦点在于英超、 德甲、F1、NBA和欧洲足球这样的体育运动具有“国内/地区性”的性质,这使得他们可以先重新开始。之后网球又恢复了ATP、WTA巡回赛和大满贯赛事。然后是自行车、高尔夫、板球和田径等运动,原因是它们是户外运动,感染新冠的风险较小。现在室内运动如壁球、跆拳道和空手道已经恢复,但羽毛球的重新启动仍然面临诸多问题。

世界羽联把原因归结于“羽毛球运动更复杂,一场比赛需要几十个国家,约300-600名选手参加,赛事组织和防疫都是大问题。”难道其他运动就简单了?F1赛车、环法自行车赛等都进行了严格的防疫措施,花费了大量金钱,光是赛事指南就写了几百页。

二、世界羽联一直声称,始终把选手的福利放在首位,他们真的这样做了吗?

过去几个月里,出现了许多令人痛心的故事。一些羽毛球选手因没有收入不得不提前退役,赞助商也取消了赛事赞助,还有一些选手通过当体育教师、送外卖等方式来挣钱。

如果世界羽联不能早点恢复比赛,就不能出手帮助一下这些受影响的选手和协会吗?不幸的是,羽联无动于衷。

世界羽联秘书长隆德、主席拉尔森

从今年4月份以来,众多世界体育管理机构一直在向旗下的协会和选手提供救济。国际足联、世界田径联合会、国际泳联等,都不同程度的提供了从数百万到千万美元不等的资金,职业壁球协会为中低收入选手筹集了7.5万美元救济金,未能如期举行的温布尔登网球公开赛慷慨解囊,利用因赛事取消而获取的保险金,为获得参赛资格的620位参赛选手发放了8808万人民币奖金。

据报道,世界羽联在2019年的财务报表中显示有2.6亿人民币的存款,但今年没有拿出一分钱帮助无收入的运动员和成员协会。世界羽联还解释了这笔钱的用途,“如果发生任何影响我们业务的全球意外事件,保证未来几年有足够的资金来运营和支持羽毛球运动。”难道今年的新冠疫情不是“全球意外事件”?当一些成员协会写信给羽联请求财政支持时,却被告知请联系当地政府,羽联不管这事。

即使羽联不想动用储备金,也可以通过削减成本的方式来资助选手。

国际桌球协会、国际马术协会和世界帆船协会的总裁和高管们都接受了降薪(有些是自愿的),员工被迫休假,以此来降低运营成本。

世界羽联主席的年收入等于世界排名第二到第七的单打选手的总奖金收入,首席执行官和高级职员也有免税工资,但选手——尤其是那些职业选手——一直都是零收入。据报道,在今年年中的羽联大会之前,羽联曾告诉成员协会表示,BWF还没有到要削减成本的财政困难阶段。是的,也许领薪水的高管和高级职员还没有到财务困难的状态,但全球的羽毛球职业选手、教练等正在崩溃。

三、如果羽联不能重启赛事,为何还要发布赛程安排呢?

世界羽联今年5月份就发布了最新赛程安排,结果导致所有比赛处于一种进退两难的状态。选手们搞不懂羽联的计划到底是什么,众多赛事再次被取消。后来印尼、马来西亚、中国、丹麦等国开始在国内举办羽毛球联赛,羽联本应该支持这些地区性的赛事,但他们却把今年剩下的几个月全部塞满了国际赛事,然后又不断的宣布赛事取消、推迟。

如果羽联没有优先考虑选手的健康、安全和福利,那他们优先考虑的是什么呢?归根结底是钱。

体育是一项商业活动,但是世界羽联的官员们把金钱和个人收入放在了首位,以牺牲运动员和整个羽毛球生态系统为代价,是自私和短见的。 世界羽联信誓旦旦声称要全力确保赛事重启,但结果却是想尽办法保住赛事赞助带来的收入,同时不让自己的薪水降低。

10月份的汤尤杯、丹麦大师赛都被取消了,只有丹麦公开赛得以正常进行,有媒体称赞助商要求前三种子队伍必须参加汤尤杯,世界羽联予以否认。丹麦大师赛和汤尤杯没有联系吧,为何也取消了?据推测,这是因为世界羽联担心亚洲选手不会来参赛,这样就拿不到足够的赞助费和电视转播费了。

四、羽联缺乏对羽毛球周边产品的投资

世界羽联没有建立任何形式的基金来为选手提供帮助和支持,在疫情期间,连不会花钱的支持也没有,比如疫情期间选手心理健康疏导、帮助退休选手做好职业规划等等。

在疫情期间,不少体育项目进行了创新。自行车推出了线上虚拟自行车比赛,一级方程式赛车也研发了网络比赛游戏,和粉丝们一起互动比赛。高尔夫还举办了线上高尔夫比赛,并发放了奖金……

与篮球、足球、高尔夫、网球等运动不同,世界羽联没有在电子运动游戏、3D运动或虚拟运动方面开发任何线上的东西。一看世界羽联的财务报表,收入来源都是:赞助、电视转播、罚款,都来自于国际比赛。

在经济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领导是最容易当的,真正的考验在遇到困难的时候。

不管接下来发生什么,我们希望丹麦公开赛成功举办,亚洲公开赛也能正常进行,而且希望世界羽联认真思考下,在2021年要从选手身上征多少税,而不是榨干他们。

真正的问题是,世界羽联是否具备正确的领导能力,带领羽毛球运动度过这场危机,从而走的更远?

本文系爱羽客羽毛球网原创,未经允许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