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建章|应该支持全面放开生育吗?来自数百位经济学家的调查

专题:中国人口过剩了吗?梁建章与李铁隔空理论

文:梁建章

2020年6月3日,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首席经济学家李铁在《北京日报》发表文章认为:“我国的劳动力供给将面临的是长期过剩,而不是供给不足。人口过多,导致发展面临的短板难以补齐。”随后,我发文回应认为李铁的观点具有误导性,担心类似观点可能继续拖累整个人口政策改革的进程。随后,李铁发文回应我的文章。到8月21日,我与李铁总共进行了十个回合的辩论。

我与李铁的人口论战引起了多家媒体的关注,新浪网、财经网等媒体都做了梁建章PK李铁的专题,并且陆续有一些学家加入论战反驳李铁的观点。比如,8月份,优客工场创始人毛大庆在《财经》杂志相继发表《老龄化怎么可能是机遇——驳李铁的“中国人口观”》和《继续鼓励生育,是应对未来30年老龄化趋势最重要的事》等文章反驳李铁的观点。

为了了解国内经济学家对这次论战的看法,新浪网和我针对过去两整年在《经济研究》杂志上发表过论文的总共654位作者进行了意见调查。之所以选择《经济研究》杂志的作者为调查对象,是因为这份杂志是国内最权威的经济学期刊,而且所有作者在论文上都附上电子邮箱地址。我们给这654位作者逐一发了邮件,邀请他们回复如下三个选择性问题。这三个问题也是我在《九评李铁的“中国人口过多论”》一文中向李铁提出的。之后我在《十评李铁的“中国人口过多论”》一文对李铁的回答曾做过详细分析。

到目前为止,我们一共收到242位经济学家的回复,回复率为37%,详细结果如下面三个表格所示:

问题1:中国现在“人口过多”吗?

人数

占比

A:是

39

18%

B:否

146

65%

C:不确定

38

17%

问题2:在二孩生育堆积结束后,中国的生育率将会是多少?

人数

占比

A:1.0

32

14%

B:1.2

66

30%

C:1.4

39

18%

D:1.6以上

8

4%

E:不确定

75

34%

问题3:现在是否应该全面放开生育?

人数

占比

A:是

163

73%

B:否

37

16%

C:不确定

25

11%

注:部分经济学家对某些问题未给出任何选择,因而未被计入相应问题的回复人数之中,使得每个问题的有效回复人数小于总回复人数。

从上表可以看出,针对问题1“中国人口是否过多?”,参与调查的经济学家中,选择“否”的人数远多于选择“是”的人数,两者比率3.6:1。针对问题2“在二孩生育堆积结束后,中国的生育率将会是多少?”,只有4%的经济学家认为生育率能达到1.6以上,加权平均只有1.23,说明经济学家们普遍认为中国面临超低生育率状态。而针对问题3“现在是否应该全面放开生育”,经济学家中持支持态度更是远多于反对态度,两者比率高达4.4:1,。

上述结果表明,在参与调查的经济学家中,不认为中国人口过多和支持全面放开生育的人相比持反对观点的人占压倒性优势。

为了进一步了解经济学家们对人口问题的态度是否与他们所处的地理区域和职称高低有关,我们还将回复结果,分别按回复者工作单位是位于淮河以北或者以南,以及职称是高级或者中初级进行了分组,发现回复答案与这两个因素并无显著性相关。

一些经济学家在发回他们的选择答案时,还特意附上了自己的文字评论。我们按回复邮件中反对和支持全面放开生育的大致比例,选择了有代表性的部分回复摘录如下。

反对全面放开生育的经济学家的部分言论如下:

【个人觉得目前中国素质较低人口依然比较大,整体就业压力巨大,人均资源过少,现阶段应重在提质而非提量。】

【中国人口过多,具体是指,老龄人口比重开始增加,造成经济压力过大。不应全面放开,应该还是有适当节制,应该在合理的生养条件下放开。】

【我认为讨论人口问题不能从同质人口出发,而要考虑人口异质性,我的基本观点简单来说就是中国人口总量过剩,但技能短缺。所以关键的问题不在于通过提升人口总量来提升技能出现概率,而是以人力资本投资来提升现有人口的质量,目前更快捷应对潜在的养老危机等一系列社会问题的方法是以当前人口创造更多财富,而非尝试制造更多人口,否则将有可能面临老龄化和高少儿抚养比的双重夹击。】

支持全面放开生育的经济学家的部分言论如下:

【目前不只是需要全面放开生育的问题,而是如何对于原来实行计划生育的群体大力鼓励生育的问题。】

【我认为应当立即无条件放开生育管制!】

【虽然我的专业不是人口学和社会学方向,但我从经济学理论和社会发展现状认为,中国人口过多论是一个伪命题,按人口和土地、资源看,日本的人口是不是多得过分了!德国也是如此。当年世界大国、强国都是人口大国,虽然反之不一定成立。】

【全面放开生育,是正确的人口政策必要且紧迫的第一步。也是尊重家庭价值的表现,是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举措。经济上的效应无论短期和长期,都是正面的。】

【中国的生育政策放开的太晚了,直接导致了人口结构的失衡和人口转型迟滞引发的一系列问题,早就应该放开了。】

【人口对于我国经济发展、科技进步等等各个领域的影响非常重大。我个人感觉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生活压力的增加以及社会观念的改变等,生育率的下降已经成为了一个世界范围内的大趋势。全面放开生育,甚至一定程度上的鼓励与补贴生育,对于缓解生育率的降低可能有一定的帮助。】

【人口的多少是个相对的概念。中国人口的主要问题还是结构失衡:老龄化与少子化叠加。】

【个人认为除了要全面放开生育率外,还需要经济社会各种激励保障措施全面配套,使育龄夫妇不仅‘想生’而且‘敢生’】

【未来人口老龄化趋势会愈加明显,老龄人口增加而劳动年龄人口面临短缺,生育观念的转变和生育意愿的下降会加重这一趋势。个人认为,政府应及早通过公共政策分担个人生育、养育孩子的成本,积极鼓励生育,避免或延缓整个社会过早进入低生育率的社会形态中。】

【我不认为现在人口“过多”,人口本身是重要的生产要素,从绝对量的角度,越多越好。从生活水平和经济增长的角度,人口的增长率比人口的绝对数字重要,如果经济增长的速度很好,技术进步的速度很快,超过人口增长率的速度,人多了是好事。】

【人口过多说肯定是不对的。李铁的观点有问题。我的团队最近研究过中国不同地区的人口抚养比,趋势是不断上升,这种趋势令人担忧。】

【这几年一直在关注您关于人口问题的文章和呼吁,很是敬佩,也完全赞同您的观点。这个阶段了还有个别学家说人口多等等,确实有些匪夷所思,难以理解其思维。】

特别是,参与了此次问卷调查的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教授刘瑞明,对新浪财经表示,“赞同梁建章的观点”。刘瑞明说,在倡导全面放开生育的同时,还需要在住房、教育、医疗、社保等方面做出切实的改革,否则,即使全面放开生育,也不可能达到预期效果。而且,必须强调的是,这样的改革所起到的效果是“一石多鸟”的,这些领域本身就构成了当前经济发展的“卡脖子领域”,对于这些领域的改革可以直接创造巨大的增长效应和就业效应,如果再配合上全面放开生育的政策,人口、就业、财富创造就自动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

为了确保调查结果能够准确地反映主流经济学界的人口观点,我们在对象选取,调查设计和实施过程中都特别注意避免系统性偏差。尽管如此,我们依然担心,作为最初辩论的一方,我们参与邀请经济学家回答问题,可能会让那些反对我们观点的人回复率要低于支持我们观点的人,从而让调查结果偏向我们的立场。为了探讨这种可能性,我们对比了那些在10月6日收到我们提醒之前的回复结果和在收到提醒之后的回复结果。

具体来说,针对问题1“中国人口是否过多”,否定与认可的比率在提醒之前的回复是4.6:1,在提醒之后的回复是3:1;针对问题3“现在是否应该全面放开生育”,支持与反对的比率在提醒之前的回复是4.7:1,在提醒之后的回复是4.2:1。不过,针对问题2“在二孩生育堆积结束后,中国的生育率将会是多少”,提醒之前回复的加权平均是1.24,而提醒之后回复的加权平均为1.23,两个数据非常接近。

尽管提醒之后的回复没有提醒之前的回复那么支持我们的观点,但支持者相对于反对者依然占绝对优势,由此可以合理推断中国主流经济学界普遍不认可“中国人口过多”的观点,普遍相信中国已超陷入低生育率,在人口政策方面更是压倒性地支持立即全面放开生育。实际上,这种观点不只是经济学界的专业共识,也普遍见于网路舆论之中。近年有关人口政策的网络调查都显示大部分网民支持全面放开生育。比如,最近新浪也发起了对于上述三个问题的投票,到目前为止,共有761人参与,投票结果显示,参与投票的网民大部分不认为“中国人口过多”,并支持现在就全面放开生育。

人口是涉及到未来经济社会发展最基础性的因素。我们这次有关人口问题的调查面向的是学术研究上最活跃的经济学家,希望这次大范围的调查结果能够给决策者提供有意义的参考依据。

责任编辑:梁斌 SF055